热门推荐

随便看看

真实赋予了节目长久的生命力

2016-10-17 11:48

二是谈话场作秀。凤凰卫视中文台台长助理、《鲁豫有约》总策划刘春认为:电视和观众交流的不是知识,而是思想和观点。电视栏目应该突出社会关怀,以及对弱势群体的关怀,就是名人也要走下“神坛”,用常人的角度、平视的目光来做节目。美国的《奥普拉·温弗瑞秀》谈话节目可谓家喻户晓,主持人以平民式的坦诚与平民式的脆弱使她的节目显得真实可信,奥普拉也因此被誉为美国人“最便捷、最诚实的精神病医生”。真实赋予了节目长久的生命力。而观看刚刚起步的国内谈话节目,很多制作者为了使沉闷的谈话现场来点刺激与戏剧性,不惜牺牲真实性的原则。据一些掌握内幕的人士透露,湖南有一档真情类节目为了追求所谓的出奇不意的“效果”,不仅在现场安排“话托儿”,举手站起来说节目组为他们事先准备好的话,同时还要求嘉宾一定要装出十几年没有见面喜极而泣的情景。还有的栏目就干脆让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扮演当事人!谈话节目作为一种艺术形式,固然需要讲究技巧,需要技术上的支撑,但绝对不能愚弄观众、违背艺术创作的规律,不能丧失艺术家、新闻工作者的职业道德。正如崔永元在曹可凡的新作《谈话节目的艺术》的序言《一吐为快》中不客气地指出:“谈话谈成这样,让人想起打鸡血、喝红茶菌、甩手疗法,都是一哄而起,都是无所不能,都是灰头土脸。”北京电视台《谁在说》栏目的制片人田向平女士一针见血地指出:“真正意义上的谈话节目在大陆是不存在的。《艺术人生》很好看,但它加了一些元素进去,实际上是把谈话和娱乐综合了。火爆的《超级访问》也是如此。”这是谈话节目的悲哀。

“没有任何节目能够让所有观众都喜欢的,只有在有限的空间中深挖掘,及时走近观众,知观众所需所想,才能引起共鸣。”电视评论专家尹鸿说谈话节目应该做到“知、情、趣、意”相结合:光有煽情不够,煽情表演只是包装,谈话应是情感的自然流露,是对热点、焦点问题的探讨,节目形态模式化地光靠赚取观众一把眼泪已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。提高内容的含金量,加强个性,提高节目质量才是关键。虽然目前谈话节目的生存空间并不完善,但是变革仍将延续下去。“一切形式的传播都是紧紧交织于人类传播系统的结构之中,而不能在我们的文化中彼此独立存在。每当一种新的形式出现和发展的时候,它就会长年累月地和程度不同地影响一切其它现存形式的发展。共同演进与共同生存,而不是相继进化和取代”。这不仅体现在电视谈话的不同形式之间的关系上,更多地体现在谈话节目将越来越多地吸收、借鉴其它节目形态甚至其它媒介形态的元素上。但无论如何变化,“谈话”都是中国社会民主化进程的产物和佐证,是中国电视开放姿态和亲和力的重要表征,是中国电视传播语言观念的巨大进步。

一是谈话内容缺乏个性。最近,中央电视台《朋友》、《半边天》(周末版)等谈话类节目暂停播放。央视总编室王主任表示,这两档节目停播的主要原因是央视谈话类节目题材重复严重,

为了追求栏目的个性化,才做出这样的决定。除了题材重复外,王主任还提到,《朋友》虽然号称聊“朋友”,但是事实上在节目中出现的大多数嘉宾都是名人,而且给人互相吹捧的感觉。没有贴近生活也成了这档节目下马的原因之一。其实,不说央视如何,纵观全国200多个谈话节目,名人作秀又有多少?2003年北京电视台颇具影响的《谁在说》为了追求收视率就推出了系列“名嘴”秀:元元、李咏、孙小梅等等。体裁的单一必然导致谈话内容的贫乏以及无法遏制的克隆现象。

荆楚网 新闻前哨

湖北电视台胡向阳

(编辑:徐蟾桂)

谈话节目是以面对面人际传播的方式,通过电视媒介再现或还原日常谈话状态的一种节目形态,由主持人、嘉宾、现场观众在演播现场围绕话题或个案展开,是即兴、双向、平等的交流。它关注普通人的生存状态,赋予平民话语的权力,视点扩大,层次丰富,观点多元。

进入90年代,随着广播电视节目的服务功能和娱乐功能的显著增强,反映老百姓悲欢离合、喜怒哀乐的电视纪实栏目、作品和开通听众热线的广播谈话节目风靡一时。据统计,目前国内谈话节目已达到200多个,内容相当广泛,有新闻信息类、科技教育类、生活休闲类等,形成了继“综艺风”、“益智风”后的第三股收视风潮。谈话节目的出现无疑是电视事业深化改革的结晶,是电视传播向深度、广度拓展的结果。罗杰·菲德勒说:“传播媒介的形态变化,通常是由于可感知的需要、竞争和政治压力以及社会和技术革新的复杂相互作用引起的。”

但是,谈话节目一哄而起、一拥而上,造成了严重的良莠不齐,有些节目重复、虚假、低俗。我们在荧屏上看到的谈话节目,通常存在的问题有以下几种:

三是缺乏人文关怀。电视谈话节目何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?问题的关键恐怕是人心浮躁,急功近利,盲目追求收视的轰动性,追求商业利润,于是就千方百计地迎合,丢掉了真诚与率直,走向了虚假与媚俗。人文精神是一种以人为本的精神,是一种普遍的人类自我关怀,它表现为对人的尊严、价值、命运的维护、追求和关切。它既活跃于精英文化之中,也共存在大众文化之中;它既为知识分子所特有,也为社会大众所共有。优秀的谈话节目,其本质特征是一种承担。它通过人类生活中最常见、最亲切、最便捷的交流方式———谈话,以文学、艺术、社会、人生、情感、命运为话题,以关乎人文知识、人文思想、人文精神、人文情怀、人文批判为内容,从而启迪心智,化育情感,帮助人们怀抱精神追求的兴味生活着。如湖北电视台的《往事》、陕西电视台的《开坛》等。虽然凤凰卫视策划人刘春一再认为电视因学者而深刻,学者因电视而浅薄。但是不能否认,在缺乏人文气氛的环境下,文人谈话不仅是抵抗荧屏粗鄙化、低俗化的有效方式,也是抵抗心灵粗鄙化、低俗化,弥合价值观念、生活态度、行为方式鸿沟的有效手段。以陕西电视台《开坛》为代表的一批电视人文谈话节目为例,它们大都把自己定位在“人文精神的张扬之地,知识才俊的精神大餐”,创作理念是“传统话语当下化,人文话语传媒化,精英话语平民化”,力求凝聚智慧、体现人文关怀、展现思想魅力、解读人文话题。近年来,余秋雨、周国平、肖云儒、陈平原、龙应台等一大批优秀的作家、艺术家和学者纷纷走进《开坛》,内容涉及传统文化与现代化、知识分子责任与使命、文化遗址保护、作家与人格、城市文化批判、传媒的遮蔽性、传统艺术的困境与突围等众多人文领域。人文谈话显然并不是简单的等同于文人谈话。《开坛》提供给观众和社会的不仅有理性分析、有建设性的批评,更注重真诚的讨论和忧患的呼吁。湖北电视台的《往事》第一次提出了“小人物,大命运”的口号,以岁月如歌般的往事情怀,充分展示了一段浓缩人生精华的生命历程,普通百姓的悲欢离合、坎坷起落,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渗透出充满人文关怀的追忆与反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