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推荐

随便看看

2011年新年伊始

2017-03-09 06:26

浙江工业大学经贸管理学院教授程惠芳认为,此次温州金融改革涉及村镇银行改制等内容,“会不会有人通过设立村镇银行吸收民间资金,再通过境外直投这条便利的‘链条’,把钱输送到国外去?储户的利益如何保障?监管部门、地方政府、银行经营者的责任如何划分?这些问题最好在细则制定时一一明确。”

一旦温州个人资本能够直接“出海”,其中带来的便利性不言而喻,但有关金融监管安全的担忧也随之而来。与此前的尝试不同,如今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设立从多个领域“放活”的民间资本,是否会因为这条途径快捷“出海”而加大风险,各方观点不一。

在温州低调试水。2011年新年伊始,温州曾宣布开始为期一年的试点,一度成为国内首个放开个人境外直接投资的城市。不过由于审批手续等原因,不出半月便匆匆宣告暂停。

“目前试点并没有正式启动。”温州市商务局局长苏向青说,温州方面拟定了一套细则,但具体怎么实施,还需要与相关部门开会商定。

资本外流风险有多大

外界一项较为集中的担忧在于,投资便利化是否会带来巨额资本外流,知名财经作家叶檀认为,尽管目前只是计划在温州开放境外直投,但是也有可能全国的资金都通过这个出口向境外进行直投,流向境外的数量可能比预想的要多。

事实上,就在此次“打包”上报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之前,个人境外直接投资曾

这项被解读为民间资本迎来境外“自由行”的内容很快引发了多方关注。一旦个人境外投资得以实现,将意味着温州人不用再为了境外投资专门开设公司,也不用把手头资金悄悄托付给海外亲友,经过便捷的投资渠道就能直接投资到海外,无疑为民间资本打开了一条便捷通道。

个人境外直投“再出发”

记者在温州采访获悉,除了温州之外,上海、天津也于近期递交了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方案。就在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获批的当天,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陈元向媒体表示,金砖国家银行合作机制成员行将在各国领导人的见证下,共同签署《金砖国家银行合作机制多边本币授信总协议》和《多边信用证保兑服务协议》,稳步推进金砖国家间本币结算与贷款业务,为各国间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服务。

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,并列出“十二项任务”作为温州金融综合改革的

浙江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黄先海表示,尽管中国经济目前面临增速放缓的现实,但国外投资环境并不一定比国内好,对于资本外流不必过于担忧,但必须严格加强对投资的审批监管。

专家们认为,中国经济近年来在融入世界经济体系的过程中,一直在积极稳妥地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。分析认为,目前资本账户下人民币结算的相对规模仍然较小,人民币不论是流出、还是投资回流都受到严格限制,影响了人民币作为国际货币被接受的程度。

根据温州市金融办估计,温州民间资本总量超过6000亿元,而且每年以14%速度增加——这一数字在温州民间的估计已经达到8000亿元甚至上万亿元。

(责任编辑:袁霓)

重要任务。其中位列第四的要求是,“研究开展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,探索建立规范便捷的直接投资渠道”。

程惠芳认为,温州放开个人境外直投试点,将为中国放开资本账户积累有益经验。而种种迹象也表明,中国正在通过多重举措,积极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。(张遥黄深钢张和平)

背后的人民币国际化信号

浙江工商大学金融学院院长钱水土等人认为,试点个人境外直接投资不仅为温州民间资本提供了一个出路,更折射出此次金融体制改革背后的人民币国际化信号。